好好說再見

Category : 活動報導 , 生命不NG

▍好好說再見

生死別離
是每個人生命中一定會遇到的事情,也是最難面對的問題
有時候是我們最親愛的家人、最在乎的朋友
甚至是陪伴我們最緊密的「同伴動物」
生慶在念 佛學研讀班 的期間
陪伴他最久的貓咪離開了
在難過悲傷的情緒中
與師父有了一段小小的對話
究竟,在生死的難題裡
佛法 是如何提供不同的角度
讓我們「好好說再見」?

(以下節錄生慶的文章)#面紙趕快準備好

碗粿是陪伴我最久的一隻貓,忽忽十五年過去,終於還是來到了準備告別的這一天。
那天早上,我送「碗粿」去動物醫院,當時牠已經好多天沒有進食了。住院到第三天,接到醫師打電話來說,情況不太樂觀,這幾天恐怕就是危險期。趕去醫院見到碗粿時,她還有意識,但身體已經疲軟無力。醫生說,以碗粿的情況,回到家可能很快就會「沒了」,但也可能會持續這樣好幾天,是否該繼續住院,他們也沒有把握。
看著碗粿的眼睛,我認得那個眼神,她想回家。我決定,不要再讓她辛苦了,趕緊讓她回到熟悉的家,安心的、靜靜的,度過最後的時光。
十五年前領養碗粿時,她只有一個多月大,灰色的小小一碗,於是取名為「碗粿」。碗粿的爸爸是隻純種藍波斯,主人原本打算幫牠配種生下小藍波斯,沒想到一個意外,讓這批小貓的血統不夠純正,無法賣出漂亮的價錢,只好送養。也許是血統不夠「純正」的緣故,比起一般的波斯貓,碗粿活潑靈動,非常親近人,感覺更「接地氣」。從她那麼小,一直到她老了,只要隨時伸出一根手指到她面前,她就會用那小舌頭一直舔你,溫柔專注的回應你。據說,如果貓咪喜歡舔人,是因為把你當成家人,把你當作她的一部分在舔舐梳洗。
帶碗粿回家的路上,這些畫面就像跑馬燈,一幕一幕閃過我的腦海。回到家,我把碗粿安放在她最喜歡鑽進去的紙箱裡,為她點一盞燈暖暖身子,我小小聲放著佛經,希望她在臨終前,心中存著的不是恐懼,而是安詳與平靜。
這時,要忍住不哭很難,我不斷提醒自己,專注在她的難受而不是我的難過。
順著碗粿呼吸的節奏,我輕輕拍著她的身體,慢慢地跟她說話,說我們一起經歷過哪些事,搬過幾次家,住過哪些地方……,碗粿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,用她剩下的一點點力氣,把頭枕在我的手掌心。我告訴她,親愛的,如果很難受,不要硬撐沒關係,安心的離開,跟著光走,「我的生命裡有你,真的很好,謝謝你十五年來的陪伴。」
就這樣,碗粿平靜的走了。看著她一動也不動的身驅,我忍不住想:呼吸去哪了?體溫去哪了?聲音去哪了?剛剛還在的小生命,現在去到哪裡了?
幾天之後,在印儀學苑遇見師父,我問師父,雖然知道生命本來就會走到盡頭,但看著碗粿在我面前漸漸沒有了呼吸,情感上還是非常衝擊、難過與不捨,「我現在可以為碗粿做什麼?」
師父說:「碗粿對你真的很好,除了她走得很安詳之外,還包括,她讓你有機會目睹、思索,生命真的就在一呼一吸之間。」「如果你願意,每天花幾分鐘修習『慈心觀』:觀想佛陀的光照在你的身上,觀想碗粿安坐在一朵蓮花上,身上也灑著佛陀的光,你們彼此都被照得暖暖的,然後,祝福碗粿,無論將來她會是哪一種生命形態,你都祝福這個生命,沒有危險,沒有精神上的痛苦,沒有生理上的痛苦,平安快樂。」
師父說,只要相信「心念」的力量,碗粿一定會收到來自我們的祝福。師父最後微笑看著我,「你那天把想對碗粿說的話都告訴她了,接下來,也把想對『陳生慶』說的話,說給他聽吧,照顧他一下。」
先不論是否有宗教信仰,師父這段話很神奇地穩住了我,讓我更能好好的跟碗粿說再見;心心念念的,是深深的祝福,而不是深深的遺憾。